花花姐的有闲生活

人生苦短,唯有好好生活

正在看俞孔坚的《海绵城市》,讲到陂塘景观的章节,小时候的那个鱼塘立刻冒了出来,几乎每天我都在那里跑来跑去,鱼塘里种满了莲藕,一边是两人并排宽的小路,竹林像个大雨棚一样架在路旁,下雨天走在下面只听到沙沙声却没有雨落下来,春天的清晨穿过这里阵阵竹笋的清香勾得我哈喇子直流;另一边是石板铺成的车道,我和小伙伴在这路上不知道扒了多少辆拖拉机;还有表舅开的商店,这里有两毛钱一大捧瓜子和五分钱的珠子糖,二楼还有个录像厅;最喜欢蹲在岸边,眼巴巴的看着舅舅挖藕田,偶尔丢给我一个藕尖,就在水荡里涮几下,吧哒吧哒就啃了下去,那叫一个香甜。看到远处的那两棵橙子树了吗?我蓄谋好久了,得趁着天黑时赶紧摸几个大橙子回家。。。可惜这些都只能在记忆里,这里已经变成了大马路两旁的高楼,再也没有藕田,没有竹林,没有柑橘树,没有那个光着脚丫在岸边穿来跳去的小胖妞了[难过]

刺绣口金包

这么可爱的巧克力糖真的舍得吃么?

DUANG!芳香四溢的香蕉核桃麦芬新鲜出炉啦!^_^

中午又翻来覆去睡不着,《养生堂》上说想像自己童年生活的场景可以帮助入眠,于是这幅画面就出来了——姨妈在门前坝子边洗着衣服,二表家的地里藤藤菜已经绿油油了,田坎上的丝瓜藤还挂着花,我仿佛听见水田那边的同学在叫我,我们应该是打算去山上的水渠上练练胆儿。。。。。。

十年没摸过水彩,还停留在调颜料的水平。今天就先来个简单可爱的小插画练练手吧